pafunekoooooo

一个看文的小号,如果写文的话那大概是在摸鱼了~

安抚-2

摸鱼产物,ABO设定,背景架空

OOC是我的,下面的故事都是我脑补的

文笔不行,剧情也弱,但还是期待您的批评指教

——————————————————————

“你的爱人?”

堂本刚眉头一跳,心里升腾起了一些莫名的怒气。他皱着眉头,在笔记本上写下资料中没有记载的“爱人”一词,又狠狠地画了一个圈,力量太强,在笔记本的下一页都留下了深深的痕迹。堂本刚定定神,轻抚两下划痕,又看着笔记本里的资料。

 

-堂本光一,男性,31岁。10岁进入分化期,后成为alpha。H城出身,学生时期多次获得模范生荣誉,是老师与同学眼中未来可期的大好青年。从T城艺术大学钢琴调律系毕业后,堂本光一就职于T城国立艺术剧场,从普通的钢琴调律师一路直升至艺术总监,并即将前往德国接受进一步的调律及管理培训,是未来剧院高层的有力人选。据周围同事及下属反映,堂本光一是一个性格冷淡、工作严谨的人,他的办公室里只有最低限度的办公用品,办公桌上除了工作文件与工作电脑外,并无任何私人痕迹。而他本人从不和同事出去聚会,也从未听说有交往的对象,下班后最有可能去的地方是离剧场不远的高档私人健身房——连这一点,也是同事偶然在健身房遇见之后扩散开的,据说遇到的当时堂本光一正在举铁,面不改色地举起四十公斤的杠铃的场景给目击者带来了不小的冲击。


-【虽然身高稍欠,但体格应该足以制服170cm却常驻办公室的加藤和人,有作案的身体条件】,警方下了这样的判断之后,一扫在工作场所毫无收获的失望,去往堂本光一租住的公寓内搜查。可惜的是,他们在公寓里也并未发现任何异常,整洁的房间内只有最基本的家具和必备生活用品,甚至没有电视,衣柜内也只有黑白两色的正装。经过和房东的交谈,警方了解到,堂本光一按年缴纳房租,租住在此的九年间,从未拖欠过房租,也没有与周围邻居发生任何争执,因此无论是房东还是邻居,都对他了解不多。


-神田香奈被杀当晚,堂本光一正在为第二天即将举行的音乐会进行钢琴调律——对方是德高望重、享誉世界的俄罗斯音乐巨擘,指定了国宝品牌的水晶三角钢琴,因此本不用参与第一线的堂本光一也被调来,与音乐家现场交流并进行试音,当晚在场的还有钢琴家的家人、经纪人以及剧院一众接待人员。而在发现加藤和人的两天前,堂本光一难得地申请了一个星期的带薪年假,不知所踪。


-而加藤和人一案的背景就显得格外扑朔迷离了。第一现场在加藤和人老家的树林中,原本作为守林人暂时居所的小屋在大雪封山的季节里突然有了人影,到晚间还有星点火光,这引起了当地村民的注意。警方得知后迅速布控,终于在一个无雪无月的夜晚出动,在小屋内发现了后脑被袭击、已经不省人事的加藤和人,他的身边还躺着同样不省人事、手里握着一块沾了血的石头的堂本光一。


-两人很快被警方送往医院,加藤和人至今仍昏迷在ICU,没有苏醒的迹象;堂本光一则因为受伤较轻,第二天就苏醒过来。对于堂本光一的出现,警方也感到十分困惑,但由于堂本光一在审讯中一直保持沉默,拒绝回答任何问题,因此警方只能将他作为重大嫌疑人进行拘禁,同时全力投入对堂本光一的调查中。那块沾血的石头由于表面粗糙,并未能提取到有价值的指纹。除此之外,警方发现小屋内只有零星几个便利店饭团的包装和几瓶矿泉水,再就是两个打火机与一盒香烟,这些物品上均检验除了属于加藤和人的指纹,而堂本光一的指纹只出现在小屋的门把手以及其中一个打火机上。


-工作与私生活的调查接连受挫,两案合并的交叉搜查也毫无成果,警方开始将希望全部放在了堂本光一的私人用品调查上。他的手机早在被逮捕时就被没收,私人电脑随后也被送到了警局。经过对这两样物品的检查,终于在电脑的一个隐藏文件夹内找到了堂本光一深藏着的秘密的冰山一角。


“关于你的爱人,你愿意和我说一说吗?”

堂本刚意识到从刚才堂本光一说出爱人两个字时,自己已经近五分钟没有讲话了,这样实在是非常不专业,堂本刚一边在心里吐槽自己,一边摆正了神色,端出作为记者的专业态度,另起话头。

 

“怎么?你很介意?”

“并不——”

“你的死神小本本里面没有记载吗?”

从堂本刚进入这件囚室以后,堂本光一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堂本刚,几次翻阅笔记本试图查找关于“爱人”的蛛丝马迹、甚至重重地画圈的举动都被他尽收眼底,此时堂本光一带着笑问出这句话时,堂本刚顿时感受到了语气中的嘲笑。

 

“光一先生说笑了,我手上拿到的也只有警方提供的调查资料而已。您在审讯中一言不发,刚才的‘爱人’可是新的的登场人物,作为记者我当然会想弄清楚来龙去脉,这与我介不介意没有关系。”


堂本刚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一颗虎牙在嘴角边若隐若现。很快他的笑容就消失,嘴角凝成压抑而克制的弧度,膝盖不由自主地朝地面倒去,跪着斜倚在床住边,呼吸紊乱。门很快被打开,狱卒带着电击棍很快进来,他的左手手腕上带着一个滴滴作响的手表状的仪器,闪着刺目的红光,见到瘫软在床脚的堂本刚,他变了俩脸色,又见到床上面无表情,只有眼睛死死盯着堂本刚的堂本光一,心下了然,将电击棍开关打开,就朝床沿走去。


“堂本光一,监狱内禁止发散信息素,之前吃过的苦头你忘了吗?!立刻停止!”

狱卒色厉内荏地警告着,他本来就对堂本光一颇有些畏惧,此时他毫无顾忌地发散着信息素,整座房间顿时充满了清冷的晨间,松林中凌冽覆盖的雪味,就算是身为beta的狱卒也有些心神不定,手下一松,电击棒掉到床边,发出叮地一声。他抬手捡起,正要往堂本光一身上再次戳过去。


“田中先生!”

堂本刚像是恢复了一些精神,支撑着自己站起来,对田中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我没事,是我刚才可能言语有些冒失,让堂本先生生气了,因此失控。请您多给我一点时间,我会让他恢复平静的。”

堂本刚像是生怕田中不相信一样,不知道哪里拧来的力气,走到堂本光一面前,将他的手握住。堂本光一的眼眸一闪,脸色稍霁,连带着那股雪味也变淡了许多。田中将信将疑地看着堂本刚,似乎还不能下定决心。


“田中先生,请您相信我,我不会再引发冲突的。况且,这篇报道是我社与司法部的合作追踪报道之一,我也不允许它出现任何差错。”

堂本刚这番话说得坚决,让田中也不好继续坚持,他闷闷地点点头,给堂本光一递了个颜色,随后走了出去。


“我很抱歉。刚才是我作为一个作者的失格,让私人的情绪控制了大脑。”

堂本刚将手从堂本光一的手里抽出来,跪坐在床边,缩成小小的一团,从监控画面上来看,他似乎只是在平复身体的躁动。


“那么接下来,作为堂本刚,我想问你。堂本光一,你到底想做什么?”


堂本刚的声音极轻,带着躁动刚刚平复下来的虚弱。听到这句话,堂本光一的眼睛蓦然闪出希望的光芒,他一瞬不瞬地盯着堂本刚——他的额角还带着刚才受到影响时流下的汗珠,将短短的刘海濡湿。,呼吸都放得缓慢下来,生怕破坏掉了什么珍贵的东西。


“刚,你之前不是这样的味道。”

堂本光一像是被蛊惑一样,头朝堂本刚这边挪动了一下,努力凑到堂本刚的颈边,深吸了一口气后笑着说。


透过堂本刚宽松的米色毛衣,堂本光一能够闻到一股淡淡的檀香味道,尽管这味道并不煽情,堂本光一却没由来地觉得口干舌燥。

评论
热度(21)

© pafunekoooo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