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funekoooooo

一个看文的小号,如果写文的话那大概是在摸鱼了~

安抚-1

摸鱼产物,ABO设定,2K5正式开坑

OOC是我的,下面的故事都是我脑补的

文笔不行,剧情也弱,但还是期待您的批评指教

——————————————————————

“这里禁闭着的都是相当危险的人物,请您紧跟着我,不要理会窗口探出的脑袋和手。”

堂本刚眼睁睁看着穿灰色制服的中年男人用电棍击退了一只伸出全封闭房门通气孔的、布满青筋和疤痕的手,在他惊恐的眼神中,面无表情地挤出这句话。穿透走廊另一侧玻璃窗的夕阳将狱卒的脸染成一半橙色,十分骇人。T城的冬天惯常都是罩在湿冷中,这样浓烈温暖的阳光极其难得,堂本刚却在开足暖气的囚室外走廊中打了一个寒颤。

那只被电击过的手无力地垂在气孔边,堂本刚隐约能听见气孔内传来的哀叫,一颗心越发像沉入海底。狱卒却不以为意地将电棍固定在腰间,拎着那串叮啷作响的钥匙,继续向走廊尽头走去,堂本刚深吸一口气,整理表情后小跑几步跟上。

“这里面就是您的采访对象。”

狱卒停在走廊最后一个房间的门前,恭敬地示意堂本刚上前。从外表看,这件囚室与其他囚室并无不同,只是与其他囚室的隔断足足有两人宽。堂本刚上前一步,走到那扇没有任何标记的房门前。身后的走廊中不停地传来其他囚犯的狂叫声、拍门声以及桌椅被踢飞的声响,但这间囚室内却是死一般的寂静,仿佛无人。

“哐啷——”

刚刚还面无表情的狱卒此时手却发抖得厉害,整串钥匙调到地上的声响将堂本刚从沉思中拉了出来。他忙俯下身将滑到脚边的钥匙捡起来还给狱卒,钥匙串意外地有些轻。不疑有他,堂本刚将钥匙还给狱卒,并露出一个安慰性的笑容。

“监狱长批准的采访时间是一个小时,为防万一,我们会对采访进行全程监控,我和另外两位狱卒也会守在门外,有任何意外情况,您敲门就好。”

狱卒终于在一大串钥匙中找到了属于这间囚室的钥匙,打开房门并往后退一步,示意他进去。堂本刚深吸一口气,手指不由自主地捏紧了夹着钢笔的手账本。他抚一抚鬓角,走进了这间单独的囚室。

 

“您好,我是独立记者堂本刚。”

这个房间不大,一张单人床,靠近门的一侧摆放着一个木凳,靠内的一侧摆放着一张没有抽屉的书桌,桌上有一打白纸和一只记号笔。房间内没有窗户,低矮的天花板上吊着一盏惨白光芒的灯,此刻门开着,阳光照进来后和灯光交融,竟也显出了几分温暖。顺着床沿望去,堂本刚看到了那个一身白色囚服、手脚被铁链锁缚在床上的男人。狱卒待堂本刚进去之后就带上房门,退了出去。堂本刚捏着本子,坐到了那张木凳上,看着床上男人冷漠的脸,深吸一口气,讲出了这句开场白。男人并没有回话,只是一双眼睛定定地盯着他。

 

【这是一个很好看的人。】

床上的男人不过三十来岁,和堂本刚年纪相仿。黑色的头发留到脖颈上方,额头的一半被刘海遮住,露出来的两只眼睛狭长而有神,此时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侵入者堂本刚。鼻梁高挺,下颌的线条凌厉,脸颊瘦削。虽然被铁链束缚,但堂本刚明显能感觉到囚服之下那具有力的躯体。

 

“他们竟然派一个omega来采访,有意思。”

男人兴许是被堂本刚无措的开场白挑起了兴趣,平淡无奇地吐出了一句话,却让堂本刚顿时全身戒备。进入这座特殊监狱的同时他就被告知,全监狱都配备有屏蔽信息素的特殊装置,并且上至监狱长,下至清洁人员,全部都由beta担任,目的就是为了抵御来自不同性别囚犯的信息素暴动。事实上,囚室外的走廊中虽然吵杂声不断,堂本刚却没有闻到一丝信息素的味道。但眼前这个男人却能在如此强大的屏蔽中,一眼看出自己的性别,堂本刚不由得攥紧了手中的钢笔,看向男人的目光也掺杂进一丝戒备。

 

“你在看什么?”

男人伸了个懒腰,带着铁链的手腕从腹部两侧移动到头顶,带动铁链发出了泠泠的声音。他好整以暇地盯着堂本刚,眼睛在昏暗的房间内显得格外有神。

 

“看光一先生的资料呀。不同性却是同姓,在我自我介绍之前,光一先生应该不知道吧?”

惊讶过后的堂本刚很快镇定下来,探究的目光在堂本光一的身上划过,他试图掌握局面的主动性,故意将“光一”两个字吐得极轻,就像是用舌头舔过一颗红色的果糖,隐秘而撩人。

 

“不知道又怎么样?你总会姓堂本。”

堂本光一丝毫不为所动,挑衅之后,将手撑在床侧,试图支撑着上半身坐起来,可惜脚上的锁链太短,这番尝试不仅无果,反而让自己原本冷冽的气场荡然无存。

 

“噗。”

堂本刚没忍住笑出了声,堂本光一的目光像两支冰冷的箭射了过来。他止住笑,翻开手上的笔记本,

 

“那我换个问题吧,光一先生是怎么知道我的性别的呢?不提这里的环境,我的抑制剂也应该十分奏效才对。”

到来之前,堂本刚就已经对堂本光一有所了解,此时对方既然已经发现他的性别,堂本刚索性开诚布公,思忖着从这个角度入手,完成采访。

 

“气味可以抑制,欲望是无法抑制的。”

堂本光一摆明了不想普普通通地接受采访,直冲冲地一句话让堂本刚的脸颊迅速充血,在明晃晃的灯光下十分明显。

 

“你手上拿着的,是我的全部资料吧?难道你没有看到我的入狱理由吗?”

 

-故意伤害、杀人未遂。

 

堂本刚摩挲着自己誊写在笔记本上的八个字,写在纸上是一回事,看到本人却是另外一回事。来之前,他就已经在各大报纸和新闻网站上看到了事件详情。

 

-受害人是神田乐器制造所的所长神田雄藏的女儿,神田香奈。被发现时她身中五刀,躺在搬进去不久的位于港区的新家卧室地板上,鲜血在她的身下形成了一个血泊,浸透了她的婚纱。按时上班的家政妇很快发现了她的尸体,经法医检验,神田香奈死于失血过多引起的休克,她的omega腺体被完全破坏,即使侥幸生还,也不会再拥有生儿育女的能力;且主人家并没有任何财产损失。据此,警方判定是仇杀,并在调查过程中,发现了那把掉在卧室床底下的匕首,匕首上提取到了于神田香奈的前男友,同时也是神田乐器制造所首席调律师兼钢琴研究课长加藤和人的完整指纹。凶手水落石出,但身影却无处可寻——原来加藤和人在凶案发生当晚便已离开东京,不知所踪,迫于神田雄藏施加的压力以及事件的恶劣影响,警方对加藤和人进行了长达半年的悬赏通缉和摸排调查,直到——

 

“所以,为什么你会出现在加藤和人的藏身之处,光一先生?”

堂本刚咬着笔头,不自觉地对堂本光一使用了上目线攻击。据他手头的资料显示,堂本光一的人生中似乎与加藤和人从未有过交集,更别提财富累积三代、树大根深的神田一家。一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为什么会被牵扯到豪门凶案中?

 

“因为我要保护我的爱人。”

堂本光一的眼神倏地亮起来,像是不可阻挡,又像是埋藏了无数的遗憾与不舍。

 

“不,应该是,我原本是想要保护我的爱人,但现在,我好像不太确定,我是不是真的保护了他。”

堂本光一说完,望向了堂本刚,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又垂下眼去,看向了铁链与铁链之间的交界处。

评论(5)
热度(34)

© pafunekoooooo | Powered by LOFTER